远航降职、调职样样来 高院逆转判赔两客舱长

2019/8/27 19:22:01 - 资讯

远东航空前客舱长张星洁、王炜榕2015年10月遭降回空服员,一个多月后又被调为地勤,她们要求远航尽速回复客舱组员职务但不果。两人认为远航违反劳动基准法,在函知远航终止劳动契约后,提给付薪资诉讼,张女要求给付37万元,王女则追38万元。远东航空反指两女言行乖张,张星洁还曾扬言烧飞机排班班表,因两人都旷职3日以上,主张无须给资遣费,一审两女败诉,但高院今改判远航应付张女29万元、王女29万5千多元资遣费与薪资,另外分别给飞行加给差额1万4千元、9879元。

张星洁、王炜榕2010年12月担任远航空服员,2014年5月26日升任为客舱长,薪资仍依空服员标准计算,远航直到当年12月起才依客舱长标准给薪。2015年10月1日,远航发布人事通报,将两人降为空服员,同年11月再发布第二次通报,把她们调为运务员(地勤)。

远航表示,两女不配合公司督导管理,张星洁在担任客舱长适职性调查时,曾扬言烧飞机排班班表,公司担心有飞安疑虑,才有第一次的调职。

远航主张,两女担任客舱长期间刁难、羞辱组员,不适合主管职务,才将她们降回空服员,后来她们对公司督导管理又采抵抗、不配合态度,因此改调地勤工作。远航表示,调职前后的职等本俸都相同,调职后津贴还增加,只是因她们调职后未执行飞行任务,没领取飞行加给,公司不是违法减薪,没有对劳工薪资作不利变更。

远航空服管理科副理在一审时证称,曾有组员投诉两女让客舱气氛不好,有组员埋怨与王女一起出勤时,要请假(无薪),不愿意与王女一起共同工作。而张星洁常常在脸书批评公司与客人,副理认为如果空服员心理状态不正面,容易发生事故,两女降为空服员期间,曾试着与她们沟通,但她们都以已经向工会申诉、委请律师等理由拒绝。

台北地院认为张星洁在脸书上表示想烧了班表,资料可信,法官认为空服员在高空密闭航空器内执行与乘客有关安全工作或服务,身心是否健全与公共利益有密切相关,如果不能服从公司指挥,就有飞安疑虑,调职合理,依契约自由原则,劳工有随时终止契约的自由,两女2015年12月18日通知远航离职,效力产生。

不过高等法院认为,远航第一次调职违反行政管理手册的规定、第二次调职违反工作规则的规定都不算合法调职,两女依劳基法终止劳动契约合法。

另外,因远航工作规则第67条规定优于劳基法规定,两女得依较优的工作规则请求远航给付资遣费。高院认为,依客舱组员飞行加给等级表、薪给办法规定,飞加晋级生效日不等同于公布调整职务生效日,两女要求依调整职务生效日计算请求客舱长薪资差额这部分无理由。

高院认为,远航第一、二次调职都违法,因此两女依调职前的职务请求飞行加给差额部分为有理由;两女是合法终止劳动契约,没有旷职,远航应发予未记载不利事项的服务证明书给两名前客舱长。本件得上诉。

远东航空之前要求机师张精明自行离职,原因是张前年6月通报FE069由松山飞金门班机GPS装置故障,因航机之前就曾发生导航异常,这回又出现异常、重飞超出空域状况,民航局禁止飞行。张提确认雇佣关系存在诉讼,台北地院判雇佣关系存在,远航须赔张39万元,自2017年9月1日起至复职日止,按月给付27万余元,高院上月底也驳回远航上诉。

- END -